云自心上来

人菜话多
不值一看

苏苏太太是我知心好友✧

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
瞎吃一气的摇摆墙头草
大部分时间都很忙
闲时看看布袋戏

一只松鼠

[冬青炎凉]杀手与医者

1)

 门被推开,有人踉跄的走了进来。

“任务完成了?”素衣长发的女子跪坐在榻上,轻轻点燃烛火,开口问道。

“嗯。”来人靠在墙上,神色疲惫,月光下他身上的黑衣被晕染成深深浅浅的颜色,伤口不少。血的腥气渐渐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伤得怎么样?”

“那些皮外伤倒是不打紧,倒是眼看着东西到手的时候被发现了,挨了一掌。”男子轻描淡写地说道。

“坐过来,我帮你看看。”男子便依言上前,坐到榻边解开了衣襟,露出了后背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女医者仔细看了看,找来纱布清水替他清理干净。又搭了脉,道:“内里瘀伤,若非你去,换成其他人大约是撑不到回来了。我去拿针来,你等一下。”她自医箱中找了银针,拿在烛火上灼了两道,手掌抚过后背几处大穴开始行针顺气血。

少顷,方才吐出一口气道:“暂时压住了,不过至少还要休养半个月才行。” 

 

2)

夏炎凉去药房拿了些药材,一边坐在炉边煎药,心不在焉地扇着火,一边有些哽咽地同他说话:“哥,你每次出完任务都一身伤,我真怕你哪天回不来了。”

“我也想安然无恙地回来,不叫你担心。”夏冬青盘坐在榻上半阖着眼歇息,回答她:“那帮人也真是看得起我,每次都把其他人不敢接的任务扔给我,强制命令不得违抗,”男子冷笑了一声,“呵,真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他顿了顿,又道:“炎凉,你也不必太过害怕什么。我就是要死了,爬也要爬回家来。”

夏炎凉顿时又急又气:“哥!你怎么能说这种丧气话!”她眼里含着泪,扇子一扔药也不看了,冲他大声喊道:“当年他们救了我一命,这么多年了我们替他们卖命也该还清了!哥,大不了我们一走便是!” 

夏冬青沉默着不说话。

她忽然就委顿了下去,捡起扇子垂下头继续看着药炉,细细瘦瘦的肩膀却有些发抖。过了好久,她才又带着点哭腔开口:“哥,要死我们也一起死啊——你当年都没有丢下我,我怎么能看着你一个人走啊。”

评论

© 锦琼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