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自心上来

人菜话多
不值一看

苏苏太太是我知心好友✧

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
瞎吃一气的摇摆墙头草
大部分时间都很忙
闲时看看布袋戏

一只松鼠

【剑三|万花双子】太素清和 (上)

※剑三背景 万花 双子 姐弟
※草拟的故事大纲梗概 是个BE

[姐姐]季青蘅 破军花姐
[弟弟]季青芜 烛天花哥

※背景:开元盛世末(七八十年代)

七八岁时父母双亡,被双亲至交好友送入万花谷习艺。
天赋颇高,少极聪慧。

青蘅之资更宜修离经,然性情稍显急躁,无意于医术之道,隧修花间。
与其弟乃同胞双生,青芜性沉稳,修离经,入药王门下,乃杏林弟子。
青蘅入书圣颜真卿门下,是为书墨一脉。

青蘅容色清丽,性情潇洒。万花风雅七艺,独善书法。挥毫入墨,笔走龙蛇。兴在花间武学,一套百花拂穴手出神入化,点穴截脉之术造诣非凡,同门弟子罕逢敌手。唯独不耐医书枯燥乏味之苦,于医术之上一窍不通。
青芜为人温和雅致,有谦谦君子风骨。武学平常不及其姊,然极善离经易道。常怀悲悯之心,志在济世苍生。
姊弟二人相辅相成,亲密无间。

待成人,出谷历练,与藏剑弟子交好。有奇遇,得天外陨铁,铸【碧落】【鸿雁】分付两人。

季青蘅天生自带三分豪情侠意,不久便自行加入浩气盟。只为得那一句“浩然正气,长存天地”,愿将满心热忱付予。
而青芜只愿能够尽绵薄之力,为百姓解疾厄病痛之苦。

姐姐前往浩气盟述职,弟弟便在南屏山的官塘驿站落脚,帮助紫晴等一众同门行医问药。纵然伤员有浩恶之分,却不以浩气亲恶人疏而定,一视同仁,皆尽力施救。

青蘅性格大气不拘小节,然毕竟年轻气盛,浩气人事纷杂,不免偶有得罪人之处。凭借一身极优秀的花间武艺,于江湖上缉拿不少作恶多端为患一方的恶霸匪首,倒也小有名气。因而晋升的极快,不过三两年已是浩气盟功勋卓绩战阶行九的七曜总判了。

便有青蘅少不经事时无意间得罪过的几许盟内成员,探听到其弟青芜亦于南屏山之处行医。于是抱有挑衅之心,前往医馆无理生事。又假借青蘅于浩气盟内供职的原因,胁迫青芜放弃他正在救治的于交锋之中重伤的恶人谷的病患。
医者本心,眼中并无浩恶之分,只有病情轻重缓急。若要青芜放弃病人,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在痛苦中病情恶化死去,无异于让他背叛自己数年来的坚持,愧于为人之根本。
于是断然拒绝,对方恼羞成怒,青芜为护病人隧起纷争。青芜擅离经,于武学修为只上不过平平,加之鸿雁寸短,失兵器之利,不能敌。此人乃以利刃架于青芜颈上,迫其屈服,并立誓不得再救助恶人谷之人。
为医者,仁心仁术,青芜素来温雅有度,此等事情却是万万不肯答应的。僵持不下,对方面色愈愠。
恰逢阿姊青蘅事毕而返,途经官塘驿站前来探望胞弟。见此情景,下马前奔,面带寒意并挟三分怒意抽笔运气,内息流转。
不过抟瞬间三指连发,一指拨开阿弟颈边利刃,又一指击中对方脉门致使其手腕酸痛兵器坠地,再一指戳中大穴,将顿显无措惶恐欲逃的对方真气阻绝,定在了原地。

待得看清挑衅之人,青蘅更是怒极。查看胞弟并无性命之虞,况且念及同袍情谊,下手惩戒也不过多为皮外伤,并未彻底伤及筋骨。
怎奈此人心胸狭隘,全凭背景强硬仰仗关系得以在浩气盟立足。恼羞成怒后,竟捏造罪证密告他人,诬陷姐弟二人为恶人细作。姐姐在浩气盟内探听情报,弟弟于南屏医馆假借治病救人实则传递消息。委实卑鄙!
姐弟二人尚且不知,待得浩气来人擒拿问罪之时,不由分说便被下狱。青蘅一身肝胆侠心,无愧天地,不能问罪。而青芜却是中立之身,又不曾在意过阵营纷争救助伤患,被奸人诬陷一时百口莫辩。
南屏崇山峻岭,地势崎岖复杂,天一教在此亦有分坛,毒人流窜。此人不知用何等方法,竟得来尸毒一剂,睚眦必报,要置青芜于死地。
然青蘅于浩气广有交际,是夜有好友悄然前往,告知此无妄之灾的缘由,恐姐弟有性命之灾,乃密放青蘅。待青蘅前往关押胞弟的地牢营救,却为时已晚。尸毒入腹,青芜状极痛苦,神智已然昏沉不清。

青蘅含怒出手,携胞弟一路杀出浩气,日夜兼程赶往万花。

评论(6)
热度(3)

© 锦琼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