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自心上来

人菜话多
不值一看

苏苏太太是我知心好友✧

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
瞎吃一气的摇摆墙头草
大部分时间都很忙
闲时看看布袋戏

一只松鼠

[全职]Good Nights 睡前夜间行为日常

※ 全职高手 刘小别x你
※ 迟来的0912别哥的生贺
※ 壮哉我大栗子神教!!!(说着吃起了炒栗子
※ 看在我这么努力地苏一个像炒栗子一样绵绵软软热气腾腾香喷喷甜蜜蜜的美味的小别哥的份子上,给我点个小红心呗(。・ω・)


(3)糖炒栗子

九月金秋。
帝都是再典型不过的北方气候了,少有地方栽着桂树,多半是秋海棠月季之类的耐得寒霜的花。
因而在大炒锅里和一粒粒铁砂翻炒的糖炒栗子,自然也没有江南地区的桂花炒栗来得香气四溢。不过因为离着栗子产地良乡近,又加了糖汁,甜味沁入栗肉,帝都的炒栗子倒也美味。

如果有一个大栗子神教,你一定是它无可救药的狂热信徒。
炒栗你所欲也,别哥亦你所欲也。若二者不可得兼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刚吃过晚饭,天就已经将将擦黑了。
你窝在沙发里胡乱地切换着电视频道,却始终有点心烦气躁,都是家长里短的也不知道要看些什么。
你往身边蹭了蹭,靠在刘小别身上瘫了半天,然后又开始抱着他的胳膊摇:“小别——我想吃栗——子——”声音都被你拖长了八个尾调。
他看着你毫无形象地翻滚撒娇卖萌无所不用其极,无奈地点了点头道:“成成成,赶紧收拾收拾去。然后咱俩儿出门溜弯儿去,路上不是有个摊儿吗。”
注视着你的时候他眼睛里泛着光,倒映出你的面容,看过去是满满一片的温柔宠溺。

帝都的秋天傍晚风凉水快,空气也没有白天的沉闷,清爽了许多。
两个人散步在朦胧夜色的小道上,刘小别走在你右前方一点。他身上还穿着队服T恤,临出门随随便便抓了一个外套套上,揉的稍微有点皱。耳机不离身,挂在脖子上,能隐约听到点清丽高昂的歌声。他的手插在兜里,随着走路的步伐耳机线晃来晃去的。
你在后面这么看着他,心底突然泛起了无缘由的欣喜。
他突然停住脚步,瘦高瘦高的身形立住,然后他偏过头来冲你笑了笑:“媳妇儿你走快点儿,别回头天黑了人家撤了,那可就买不着了啊。”语气轻松,满载着笑意。
你也报以微笑,加快了脚步。

这么好的他,是你的恋人呢。

回家路上,怀抱着一牛皮纸袋刚出炉还热乎乎的糖炒栗子,你感觉到有一种晕晕乎乎无与伦比的幸福感。
刘小别要帮你拿,你觉得抱着一袋热腾腾的炒栗子回去简直不要太开心,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他无奈地叹出一口气,手撑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然后伸手从袋子里摸了几个板栗过去,你下意识地“哎”了一声,然后瞪了他一眼:“你回家再吃,回头手上弄的都是灰,上哪儿洗去啊?!”
“没事儿——”他带着点漫不经心地应你,手底下动作不停,灵活的剥着栗子壳,再撕去栗仁上覆着的包衣。
你有点郁卒,然后置气般地扭过头去,却听见他喊你的声音:“媳妇儿——”
下意识地一扭头,然后一颗热气腾腾的栗子抵在了唇边。

那只在赛场上驰骋飞舞的手,现在上面带着些粘稠的糖渍,还沾了许多栗壳上的黑灰。指间还夹着一颗金黄圆润饱满的栗仁,放在你面前。
你愣了一下,张嘴把栗子咬了过来。糯软,甜蜜。
又抬头看过去,刘小别的眼光亮亮的,仿佛聚集了夜空里所有的星星。
他弯起唇角,勾勒出一个帅气的笑容:“媳妇儿,好吃不?——”

当然。

评论(18)
热度(32)

© 锦琼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