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自心上来

人菜话多
不值一看

苏苏太太是我知心好友✧

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
瞎吃一气的摇摆墙头草
大部分时间都很忙
闲时看看布袋戏

一只松鼠

#剑三 万花中心 [太素清和]
#明花BG向

恶人谷的天似乎永远是乌蒙蒙的凝着灰云。
季青蘅站在栈道上,看着不远处烈风集的风车吱吱呀呀地转着,大风呼啸而过,青丝撩散在风中。
她已换上了恶人的衣袍,血红色的袍袖镶边猎猎作响。虽然还是同样的款式,从花谷的明紫到浩气的正蓝,再到如今暗沉的血红,物是人非。腰间垂着昭天令,赫然书着恶人十恶总司的阶位。她原先便是浩气的七曜总判,如今叛了阵营,倒是直接从了恶人同样的战阶。
恶人谷她亦是熟的,能做到七曜判的位置,少不得参加几次攻防战,到死对头的大本营去瞧几遭了。

只是没想到,这里会是她的归宿。
季青蘅哑然一笑。

眼前晃过了几道虚影,锁链收放轻功翻腾,不过刹那间,有人就站在了她身侧。
来人尚未站定,便已听见声音:“季青蘅?你怎么会在这里?!”
青蘅偏了偏头瞧见他,笑了一下:“我还当是谁呢,”又道:“陆双城,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眼前之人,正是她尚在浩气之时纠缠不少的死对头,甫一见面便少不得打上几场的明教弟子陆双城。
陆双城皱了皱眉:“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区区一个七曜判也敢孤身入恶人谷?谁给你的胆量?”他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白送的人头谁不想要!”
末了瞥见青蘅血红的衣袍,瞳孔猛地一缩:“你入了恶人?!”
青蘅嗤道:“呵,白瞎了你一双招子,现在才瞧见。”
“我从苍山洱海出完任务回来,便听谷中雪魔卫谈及,有一位战阶不低的万花弟子叛了浩气投我恶人,只不过没想到是你。”陆双城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原因为何?……”
青蘅瞧着他,并不回答:“我还以为你会说诸如‘还是我大恶人谷自在逍遥来的好’这类话。”
陆双城额上青筋跳了跳,咬牙切齿道:“……就不许我慰问一下新来的同伴吗?”后面几乎是一字一顿。
“哦,你随意。”青蘅转了转笔。
陆双城又被噎了一下,然后瞥见她手里拿的并不是自己熟悉的幽绿的碧落,却是泛着淡淡暖光的鸿雁,心头忽然一沉,带着一丝犹豫缓缓开口道:“你弟弟季青芜他……没跟着你过来……?”
青蘅转笔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阿芜死了。”声音平缓波澜不惊。
恶人谷出身的都是从腥风血雨里走过来的,陆双城又是何等聪明人物,立刻想起此前雪魔卫讲予的消息,电光火石间前因后事便已明了。然后他心头突然一动,抬眼便看见了青蘅看似平静的眼波中深藏的恸容。
于是心里也涩然起来。眼前的少女,不过刚刚双十年华,曾经快意潇洒光风霁月,眼底更是嫉恶如仇,如今却是硬生生被逼着走到这一步……
他张了张口,想要安慰却欲诉无言。
青蘅心中亦是算到此般场景,却并不想受他这份情,道:“无需做那劳什子安慰之话,我之事不需旁人多言。”
陆双城拧着眉头,又气又笑又是心疼,亦不忍再揭她伤疤。
却没曾想青蘅又说到:“方才你问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要来收我的人头……”青蘅勾起唇角似笑非笑:“陆双城,我同你打过数场,你赢我的有一掌之数吗?”
这下轮到陆双城目瞪口呆,后知后觉无话可说。

评论
热度(4)

© 锦琼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