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自心上来

人菜话多
不值一看

苏苏太太是我知心好友✧

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
瞎吃一气的摇摆墙头草
大部分时间都很忙
闲时看看布袋戏

一只松鼠

倾盖如故

瓢泼大雨如注,雷声轰鸣阵阵,伴着闪电凌厉劈下,一瞬间照彻荒野苍穹。 

季青蘅被困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间,身后是坚实冷硬的岩壁,对方的手臂就压在她的耳畔。退无可退,距离不能再近了,咫尺间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吸的热气喷洒在脸上。 雨水撒在身上寒气逼人,胸腔里心脏不安地飞快跳动着,强自镇定着眼神慌乱又无措。 

陆双城低着头,距离近到稍一低头就可以碰到她,异色的双瞳死死盯着季青蘅的眼睛。他伸出一只手去,贴住青蘅的面庞,强迫她游移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 青蘅避无可避,不得已对上那双她并不愿意看的眸子。


天上的雨噼里啪啦地浇下来,两人浑身湿透,水珠从陆双城面上滴下,再顺着季青蘅黯淡如鸦羽的长发滑下来。 “季青蘅、青蘅,你告诉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肯看着我?” 

青蘅脸上全是水,眼圈红透,辨不清是泪是雨,闻言顿了片刻,低声求道:“陆双城,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她眼里灵动不再,仿若明珠蒙尘晦暗滞涩。 

“我真的受不起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不求了,我也不敢再求了。”季青蘅眼泪都要掉下来,只低声重复道,“魔尊大人,你行行好,莫要再提了,我知错了。”

 陆双城脸色都变了,一下子按住她的臂膀急切地说道:“我不是,我没有那些意思,阿蘅!阿蘅你不要误会!” 季青蘅耳中只有天地间如盖如瀑的雨声,肩膀被他不知轻重的劲道拉扯的生疼,她看着眼前陆双城一张一合的嘴,眼底一片茫然。 

青蘅疼得受不住挣了一下,陆双城慌忙放手改为虚扶,“我没有要羞辱你的意思,从来都没有。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和你在一起,我对你…倾慕许久了。” 

“说来你可能不会信…我第一次见你,不是在攻防的战场,而是南屏的江边。”他脸上泛起温软的神色,认真道:“我看着你乘着风从天上落下,云霞照过来,就好像大光明典里的神女一样。” 

他低下了头,抵着她的额头轻声问:“所以青蘅,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 

陆双城看到季青蘅的眼泪一下子就顺着脸颊滚了下来,整个人在冰冷的雨水里发着抖。只是盯着他认真的双眼,喉间哽咽到话都说不出来。 

“让我试着照顾你、陪伴你、保护你,和你一起…走下去。” 


又一道闪电劈下,轰鸣声里,季青蘅颤抖的身体终于颓然滑下,捂着脸嚎啕大哭,“为什么?!我已经知错了,为什么不肯放过我……?”那声音绝望又崩溃,仿佛要将一生的泪水流尽。 

陆双城手足无措也蹲了下来,伸出手紧紧环抱着她,只道:“阿蘅,阿蘅,你别怕。你不要怕我,好不好?” 

然后他低头轻轻吻了下去。 

季青蘅渐渐止住了哽咽,陆双城的吻落在她额头,辗转到了通红的眼角疼惜般得吻去那些泪水,最后停在了她唇畔,又重复了一遍:“阿蘅,你不要哭,你没有错。” 

青蘅望着他,异色的双瞳里盈满了疼惜与认真,她茫然地开口,轻声问他:“陆双城,我能相信你吗……?” 

陆双城握住她的手,连同自己的右手一同举起来,声音低沉又虔诚:“明尊在上,我若有一句妄言,便教我劫火缠身不得解脱。”风雨如晦,一字一句打进季青蘅心间。 


季青蘅凄凉一笑,脸色苍白如雪:“好……”

她缓缓阖上了双眼,抬手环住陆双城的脖颈,贴着他的侧脸慢慢凑到他耳畔,低声哽咽道:“你不要骗我,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赌不起了……” 

回应她的,是陆双城温柔的拥抱,还有落下的吻。



#终于肯认认真真谈个恋爱

评论
热度(2)

© 锦琼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