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自心上来

人菜话多
不值一看

苏苏太太是我知心好友✧

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
瞎吃一气的摇摆墙头草
大部分时间都很忙
闲时看看布袋戏

一只松鼠

#太素清和

好久没发了,脑洞汇总。大部分都被我苏批评过,写得很烂,不值一看。


- 01

丧钟遥遥敲响,风带着哀声吹拂过千里山河,远离了尘世纷扰。
又一岁枯荣,生死树生出新的枝桠,落星湖畔的花开了,在风中温柔摇曳,层叠如浪,送往迎来。
楚弋正收拾着对弈后的残局,熏风吹来,心头微微一动,手中云子跌落棋盘。
抬眼望去,遥遥天边,鸿雁北归。

- 02

雪夜下,季青蘅披着一袭雪白狐裘,一盏明灯在握,照亮一方缟素世界。

见她扬眉一笑,容色骄傲。
“你如何认得我?”
陆双城答:“自然。”
“可是……”她忍不住蹙眉。“若我变得连自己都不认得,你又如何知晓我还是那个我?”
“世间哪有不变的道理,而你就是你。”

何谓一见倾心?陆双城想。
大概是从此那个人的模样深深烙在心底,隔过茫茫人海岁月,你依然是我当年遇见你的模样。
明教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恶人谷叫人闻风丧胆的极道魔尊,高大俊朗的青年站在雪地里,对着面前的少女认真说道。

“尘世孟浪,我想陪你一起走。”碧色的眼眸里盛满了温柔。
雪继续下,在两人肩上落了薄薄一层银白。
季青蘅慢慢笑了,张开手臂,盏中灯火划出一道暖黄的光。
“好。”

- 03

青蘅和谷中亲友们道了别,转过身去奔向谷口的小路。
凌云梯下,少年清癯静立,季青芜收拾好了行囊正在等她。
她见了弟弟,更是笑颜逐开。头也不回,却高高伸出手臂冲着身后摇了摇,快活地笑道:“不用送啦!我们走啦!”
季青芜也笑,躬身长作一揖。山谷中回荡着少年人清越的声音。
“都回去罢——”

俱是风流年少,山水迢迢,客路悠长。

- 04

经过了一年的奔波,这一日除夕,终于到来了。
昨日里忙忙碌碌洒扫庭院,涤净尘土,也洗掉了一身的风尘劳累。
许是应景,早上起来外面起了喧嚣声,有孩童吵吵嚷嚷的打闹声。
青蘅出门一看,天地皆白,飘飘簌簌,叫人眉目舒展。远处东都厚重的宫城在雪雾里也有些模糊了,柔和了棱角,多了几分厚重端庄。
然后只觉肩上一重,一双手臂从身后环了过来。
陆双城把大氅给她披上,把人搂到怀里,脑袋懒洋洋地靠到青蘅肩上,道:“早起也不穿厚点。”
青蘅侧过脸轻轻理了理陆双城的头发:“外面有人吵‘下雪了’,就想着出来看一下。”
“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
青蘅轻轻笑了下:“习武之人,这点冷还怕,像什么话。”又说:“再冷,也比不过那一年的昆仑啊。”
陆双城想起了什么,把她拥得更紧了,低低叹息一声:“抱歉,那时我在苍山,等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
青蘅摇了摇头,两指一并贴上他的嘴唇,止住接下来的话语。

外面传来敲门声,打断了这一刻的温情脉脉。小姑娘年轻俏皮的嗓音传来:“师姐,我们回来啦!”
青蘅握住他的手,“去开门吧。”
“好。”

- 05

青蘅转身,拉着陆双城的手带到药王面前,轻声介绍道:“药王爷爷,这是阿城。”
陆双城罕见地带了丝腼腆,躬身一礼:“明教陆双城,见过药王阁下。”
孙思邈慈眉善目,温言道:“好孩子。”
又看向青蘅,道:“知道你有个归宿,我也算放心了。”
青蘅眼眶一酸,“弟子明白。”
“去吧,清臣在等你们。”
二人又行一礼,便向着书圣居处去了。

- 06

吾弟:

 此间事了,参差数载匆匆,方得空闲予君一书。
 吾辈俯仰一世,记得当时轻狂妙笔,到头来黄粱梦醒,一抔黄土祭洒高天。如今霜华满鬓,再忆少年时,如隔天壤。
 想吾弟若还在世,必已成一方名宿,太素妙手誉满江湖。自汝去后,时有梦靥缠身,消磨心力。世人常谓:逝者如斯夫!夜半惊厥骤醒,吾弟面容依稀,不忍细思量,痛莫大焉。

 尝有小儿歌乐府,曰:“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人生一世,譬如朝露。
 应吾弟所愿,归乡长眠秦岭群青之间。料想生死树葱郁盛茂,数载繁花开谢,星斗长河湖影山色,师门代有弟子灵慧聪俊,必不寂寞。
 吾与阿城数载相识相知,膝下亦收养一小女。假以时日,吾弟也能听唤一声“舅父”。
 料吾弟泉下有知,也应含笑。
 
 阿姊 敬上

- 07

(至长安,遇见谷之岚,药石无医。季青芜死。)

笔分阴阳,针断生死。

季青蘅颤巍巍地拔出了缝针。
隔在他们中间的,再没有南屏涛涛的江水和重叠的山峦了,再不是纷争的阵营和伤病了。
“阿弟,阿弟……”
季青蘅抱着她的胞弟,像是从小到大,季青芜护着闯了祸的她那样,不肯放手。护着季青芜身上那点余温,声音颤抖,怎么也不敢相信。
“你不要睡好不好,再和我讲句话呀,我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听……”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一颗颗砸在地上,沾染灰尘。
“阿芜啊——!”

屋外,谷之岚靠着墙壁颓然坐下。脸埋入膝间,无声涕泣,泪水洇湿裙角。
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至亲天人永隔,催人心肝。

(接枯坐一夜剧情)

天光蒙蒙亮的时候,季青蘅出来了。
谷之岚上前迎她。
季青蘅慢慢抬起头来,脸色惨白灰败。
她只喊了一声师姐,谷之岚便什么都懂了。过了许久,她才接着说了一句:“我终于明白你了。”
谷之岚看去,双十年华的少女,一夜之间,发里生了斑白。一双眼黯淡涣散,分明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无声寂静,许久,才听季青蘅艰难开口。

“劳烦师姐,帮我送阿芜最后一程。”

(接抱着骨灰罐剧情)

- 08

「待废」

佘太素今年方才十七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长得冰雪可爱。

小姑娘自幼体弱多病,被兄长从苦寒的华山之颠送到气候温和的秦岭青岩,给万花谷的师长悉心养出这样活泼玲珑的性情。小姑娘身体不大康健,附近长安郊野的镇子上还有时疫,因而平素里一直给拘着不让出谷。

此时佘太素眼里亮晶晶的闪着光,骑在高头大马上轻轻巧巧地低着头跟楼奕说话,说自己是如何瞒着兄长师门偷跑出来的,脸上像是幼犬衔着骨头一样待表扬的神情。

楼奕牵着自己的爱驹,心里反倒有些费解。他在恶人谷待久了,里面个顶个都是人精一样的,这小姑娘是真的和张白纸一样,自己随便一绕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把来历全说出来了。

师出名门又聪慧绝顶,这一路凭着点机灵劲儿也亏她没被人拐走,后脚追着来找人的师兄也给她三绕五迷地跟丢了,从青岩到昆仑这一路竟然给她顺顺利利地摸了过来。

楼奕是大半个时辰前在巡山的时候遇着她的。

昆仑是阵营纷争最激烈的一处前线,每逢攻防战前,或多或少地要在己方的地盘巡逻一番,拔掉几个敌对派来的探子。

楼奕出身天策府,独自一人巡山时候枪走游龙马上功夫是极俊的,残道邪侯的名气在两边叫的颇为响亮。

评论

© 锦琼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