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自心上来

人菜话多
不值一看

苏苏太太是我知心好友✧

一个忠实的神仙打架爱好者
瞎吃一气的摇摆墙头草
大部分时间都很忙
闲时看看布袋戏

一只松鼠

继续修真脑洞vol.2
新人物出场

-1

罗浮海上,盘绕无数诡奇裂隙的未知废弃派门终于露出真容。
高耸破败的山门上,匾额摇摇欲坠,仍然无损其上意态缥缈的三个大字。
揽、星、海!

殊妙音浑身一震,手中错音,翠羽迭星琴身铮然一响,弦断!
人群轰然已炸,贪婪之语殷殷嗔嗔,投来无数窥伺目光。
虞静梵掷出佛珠,眼神平静无波,手底指印变换,急急结出大光如来印,封住空间隔开己方与其余修士。谢迎真当机立断,提剑大步向前,负手一横,剑光冷峭如长河,高声道:“谁敢向前一步?!”

殊妙音已然浑身颤抖,目光痴痴,就要奔向山门。手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大力,扯住身形。回首一看,正是梵莲,谢迎真亦投来不赞同的目光。
“放开。”梵莲不松。
殊妙音一字一顿,颤抖着,极缓慢地说,“善善,那是揽星海啊……”
她又重复了一遍:“那是……揽星海啊……”尾音已然哽咽。
殊妙音眼睛里慢慢蕴出泪来,迎着罗浮海上倒映的天光,像碎裂的星子,有无尽的悲伤痛苦……
虞静梵对上这样的目光,慢慢卸了手劲。殊妙音顺势抽手,不顾周围诡谲的空间裂隙,头也不回地奔着那道门废墟去了。
蝉翼般的薄纱从虞静梵手中划过,带着殊妙音身上独有的草木香气,飘然而去。听闻梵莲和迎真在背后呼唤,殊妙音恍若未觉,只有无尽的前奔、前奔。

揽星海山门近在咫尺。
殊妙音渐渐想起来,轻轻地自言自语道:“我不是殊妙音……我是沈筠啊,我是,沈筠啊……”
她也曾是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宗女啊。珠玉瑶碧,绮罗叠翠,揽星海名动十方星域的撷英郡主啊。

沈筠伸手,抚向门上的禁制。
禁制上幽光闪烁,轰然一声,四海仙音奏响,门扉洞开。
揽星海,少主归来!

-2

“……所谓登极外门弟子,什么沈筠……都是骗人的吗!”
那人失望至极,语气灰败。
殊妙音指尖轻拂,勾起琴弦上一连串颤音,答:“我没有骗你。”
“她没有骗你!”另一道声音传来,也在替她开脱。
殊妙音没有再言语。
只听那人说道:“真是太久了啊……”
谢迎真微微一哂,悠然继续:“世人只知‘天魔琴’的名号,谁还记得‘乘物游心’沈筠呢?”

揽星沈家,登极谢氏,都是曾经辉煌一时的修真世家。
沈家世代居于揽星海,弟子温文有礼高华从容。百年前天魔入侵,揽星海身先士卒挡在三界前,举派倾覆。
最小辈的沈筠不过刚刚化神,钟灵毓秀霁月光风,得了‘乘物游心’的名号小有一番作为,细剑翠羽古琴迭星,琴剑双修。
谢迎真出外游历时与她结识,沈筠应邀去登极门做客。沈家迎战天魔,派人把她的魂灯送来登极,之后便锁了这位小小姐的本命灵牌,下了禁制不允她回来。
待得到灭门消息后不久,沈筠便心魔入体走火入魔了。经过太岁谢颀的全力施为,也不过堪堪保住化神的修为,往后却是再难精进了。
沈筠醒来后便有些魔怔了,一言未发不辞而别,若非本命灵灯还在登极亮着,只怕是以为她已经死了。
后来谢家遭逢大变亦自顾不暇,寻人的事情便搁置了。天魔攻上山门时,谢氏精英弟子尽数竭力战死,一道浩渺琴音自天外悠悠传来,保下了登极最后三支血脉。
来人现身,额间一点黑火印痕,已是堕为魔修的故人。
藏剑入琴,翠羽迭星,昔日乘物游心不再,今朝只有天魔琴殊妙音。

殊妙音垂下眼帘:“几百年前的旧事了,你记得比我清楚。”
谢迎真一番大战后,气血翻涌真力不济,颇有些狼狈。只一只手搭在虞静梵肩上搭着,一派从容自若:“藏了这么些年,想不记得都难。”
“我该多谢你?”殊妙音觑道。
谢迎真从善如流:“何必客气。”又道,“你现在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梵莲只拨动念珠,阖目唱了一声佛号。

-3

她像个疲倦的旅人,终于回到了故乡的怀抱。
水廊上,谢颐找到了以前常坐的地方。廊柱和地板都积了灰,她不在意地抹了抹,仍是一样坐下了。
她靠在柱子上,垂着眼,曲起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斜月三星剑抱在怀里。
空气中漂浮着润泽的水汽和清淡的莲香,新月的光辉斜斜洒在身上。虞静梵安静地端坐在走廊上,看着她来到坐下,从始至终未发一言。
从谢颐的角度恰好看到好友的侧颜,拨弄念珠的样子温和慈悲,像庄严的佛母。
虞静梵点了香,翻过一页心经,轻轻地念: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谢颐听着浅吟梵唱,淡淡的檀香味道飘散开来,灵台清明,心中一片平和。
所有的倦意涌了上来。
“梵莲,”谢颐微微阖上眼帘,低声喊她:“我睡一会儿,不用喊我。”
虞静梵应道:“好。”
静了一小会儿又传来衣服簌簌的声音,谢颐翻了个身,又喊她的乳名,模模糊糊地飘来很轻的一句:“善善……记得喊我用饭……”
虞静梵拨弄念珠的手一顿。
过了好半晌,才慢慢答:“好。”

(搞事情)
庭院重归寂静。
虞静梵望着眼前的佛经,再没能读下去。
然后有低低的往生咒响起。

(再搞事情)
不知念了多久,谢颐懒懒的声音在寂静中突兀响起:“善善,我是修道的人。”
旅人轻笑一声:“你给我念往生咒,也不会入佛家所说的轮回啊。”

(究极搞事情)
虞静梵静静望着漂浮在眼前的魂灵,眼泪坠下:“迎真,你不要走。”
谢颐道:“佛家堪透七情六欲,你该明白的。”
虞静梵道:“你是真放下。”
谢颐见魂体愈见缥缈,便最后一次向她告别:“这下真的走啦,你多保重。”
“保重。”
虞静梵缓缓闭上了眼睛。

-4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
殊妙音唇角浮出微微的笑来,眼前一片纯白,渐渐安静朦胧。
她轻轻道:“我这一生,没有什么遗憾了……”

-5

「翠羽昳星」
乘物游心——沈筠
天魔琴——殊妙音

「诸邪辟易」二十四天魔韵——
天魔遗音 鹏翼击浪
碧落霄河 黄泉弥渡
神天空响 长天秋水
诡思 空幻

-6

天下名宿

梵莲——虞静梵
沈筠——殊妙音
周流——周小拂
神瑛——沈英

评论

© 锦琼枝 | Powered by LOFTER